依旧是一个小段子

#晚自习刷物理题突然被自己的脑洞甜到
#从今以后我就是一个段子手(不,你还要走剧情!
#为今天数物英祈福



      “喻文州!”黄少天突然凑到喻文州身旁,带着阳光叫他的名字。
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 “嘻嘻嘻没什么,”黄少天咧开嘴,露出自己的虎牙,眼睛弯弯的,“我就是读一下你。”
      “读我?”喻文州放下书,挑了挑眉。
      对啊。
      喻文州侧过身,吻了吻黄少天柔和的眉角。
     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,读你的感觉就像春天。



这是哪里的歌词来着?
我脑袋里总是有那么多不知道出处的名言名句和歌词(哭
最喜欢喻黄躺在沙发上甜甜的日常了
岁月静好嘛|•ω•`)



如果我语文作文没上55,我就要弃笔从戎肝数理化了。
作文都写不好哪来写文的自信_(:зゝ∠)_

【喻黄】任性(ABO)三个小片段~

#这是很后面很后面的剧情了
#发出来爽一下_(:зゝ∠)_
#要不要猜一猜前文后续|ω•`)



01
      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果断又决绝的将它抛出窗外。
      手机飞出的时候屏幕反射出一道白光,沿着雨后彩虹的轨迹迅速坠下,在这个悲壮的时刻倒意外的叫人觉着有些美妙得绚丽。
      然后,四分五裂。



      看到了吗?
      我不怕死。



 
      喻文州从来不怕死。



02
      回局里的路上,喻文州刚巧又经过了那栋房子。他站定在手机前,俯视着这个孤零零倒在路旁 又无人问津的手机。
      手机的案发现场还没人动过,尸体保存得很完整,喻文州心道。随即他嘴角又扯起一个略带嘲讽的笑,真是装警察装久了,专有名词念起来都是一套一套的。
      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。



      碎裂的屏幕上映出喻文州的脸,倒像是把喻文州的脸也给扯得零零碎碎。屏幕上的喻文州脸色惨白,平时温和的眉眼现在已覆盖上一层寒冰。
      拒人千里,冷漠至极。


      和善的面具碎了,丑恶就该露出来了。
      我不知道我的脸有没有裂,
      但这像极了我破败不堪又零散飘荡的灵魂。



      哎,修不好了。喻文州为手机惋惜了片刻,就迈开步子大步向前。
      该回去了。

 

03
      就像烟花一样。
      黄少天承认和喻文州在一起的那些日子美好又绚丽,也承认喻文州总是知道该如何把他的理智消磨殆尽。
      但是烟花只有一瞬间。
      绚丽至极归于平淡,平淡不是说不爱了。
      是更真切了,而不是减少了甚至是没有了。
      黄少天知道自己一定还爱着喻文州,因为他还愿意和喻文州做/爱,并且从中获得极致的快感。
      黄少天知道自己一直深爱着喻文州。



      黄少天伸出手,勾上喻文州的脖子,将喻文州揽了过来。
      他在喻文州的耳鬓厮磨,
      “喻文州,吻我。”
    



明后两天考试,断更~
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“断更”从我口里说出来十分喜感(来自800的心虚

【喻黄】任性(ABO)0 2/10

我!日更800也是日更!
我同学已经开始叫我日八了……
八是谁?我不想日她!
#微双花





0 2/10
      他连想都不愿想起来,张新杰是这么告诉张佳乐的。

      黄少天没有注意到张佳乐脸上表情的变化,只是接头人迟迟不来,倒叫他有点不耐烦了。
      虽是初夏,但吹来的风中已然夹杂着一丝丝暖意。黄少天自小怕热,这会儿他的背夹已经爬上了一层细密的汗。黄少天伸出手扯了扯身后的衣摆,试图让风灌进去,以此来消散热意。

      “你注意一点,味道有点重了。”张佳乐捕捉到空气中一缕缕甜腻的信息素的味道,提醒道。
      “嗯。”黄少天自己也发现了,便从包里拿出抑制剂喷了几下,堪堪掩盖住那甜甜的柠檬味。他把抑制剂放回包里,又朝张佳乐说:“我发情期刚过,暂时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。倒是你,日子快了吧?”
      听这话,张佳乐乐了:“啧,都失忆了还记着我发情期呢?中国好闺蜜啊!”
      他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嘛……你不用担心,有大孙呢。”

      这话黄少天就不爱听了。
      有男朋友了不起啊!
      黄少天对着张佳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脸上写满的嫌弃之意挡都挡不住:“瞧你那点出息!你自己说说,局里哪一对有你们腻歪?连卧底都一起卧……”
      我鄙视你。
      “还有啊我可不止记得你的发情期,我还记得你欠了我几餐饭!我数数啊,一餐,两餐,三餐……”黄少天掰着指头就开始数,“五餐!整整五餐!张佳乐啊,你可不准耍赖啊!”
      “去你的,谁欠你饭呢?还五餐,顶多一餐好吗!”张佳乐笑着去捶黄少天,“真是受个伤倒把脸皮搞厚了,你可不要凭空污人清白。”
      “嘿,我可是伤员,你轻点儿!”黄少天笑着躲过。
      “警察才不会污人清白。”这句话他倒说得十分认真了。

      孙哲平来接头时看到的就是两个大男生互甩嘴炮打打闹闹的场景。照孙哲平的话来说,就是——你俩是幼稚园没毕业吗?做警察的有个正形好吗?
      “诶,怎么是你,不是说安排老七来接头吗?”张佳乐转移话题。
      “估计是喻文州觉得我们方便些,所以中途换了人。”孙哲平看了看黄少天,欲言又止,最后只说了句抱歉来晚了。

      孙哲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眼罩递给黄少天:“你忍耐一些,就是走个形式。我已经撰了一幅地图,到时候给你……听张新杰说你现在有点惧黑?”
      “嗯……后遗症。”黄少天把眼罩戴上。
      他的世界一下子就灰暗了。

      眼罩将所有的反射光阻挡,黄少天不可避免的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事。
      房间很黑,黄少天什么都看不到,只有不间断落下的拳头和脚让他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。
      拳头如雨水般密集,一下一下毫不留情地砸向黄少天。每有一脚踹在他身上,他都感觉喉咙里渗出了更多的血。
      很痛,钻心的痛。
      黄少天对自己受伤时的记忆感到尤为真切。



     不过不管多痛,黄少天都没有叫出来。
     当时没有,现在也没有。

      黄少天紧抿着唇,面色苍白。方才还感觉热的他现在已经出了一身冷汗。黄少天不可控的开始战栗。



     身上越来越痛,是他们下手更重了。



      黄少天的嘴唇已经被咬出血,一丝丝呻吟不可察的从齿缝中溢出。见状,张佳乐慌乱的扯下挡住了光源的眼罩,只见黄少天双眼紧闭,眉头皱的很深。
      “黄少天,醒醒!把眼睛睁开啊!”张佳乐和孙哲平都没有料到黄少天已经惧黑到了这种程度。
      妈的,喻文州个混蛋。


      张佳乐什么都做不了,只见黄少天晃了晃身,便直直地倒了下去。孙哲平眼疾手快的接住了他,与张佳乐合力把黄少天放倒在树下。



      这时孙哲平的通讯器响了起来,一连串的滴滴声显得对面的人非常焦急。
      接通,是喻文州的声音。
      “怎么回事?少天他……”喻文州的声音不似平常那般温和,倒是染上了恐惧和颤抖。



      如果你能看到我身边渐渐消失的美好,你就会知道你现在有多幸福。
      喻文州不想再失去黄少天,
      第二次。



TBC.
*我写文的动力来自我对喻黄满满的爱意(ˊ˘ˋ*)♡
一个不在乎热度的佛系写手。
写文是为了自己自娱自乐开开心心。
以上,我觉得这篇肯定要坑……不要抱太大希望觉得这篇文会有个结局(好吧我脑子里确实已经结局了)
点开我的主页发现就这两章是因为我把我坑了的全删了(也就是说我之前写的也全都窗了_(:зゝ∠)_),所以,为了看文关注我的小可爱们,可以随意取关嗷。



*黄少天:局里哪一对有你们这么腻歪?卧底都要一起卧!
*张佳乐:骚不过你,你俩马上就是互相卧底了,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


我不在意热度,但我喜欢评论!一起唠嗑吗!!

【喻黄】任性(ABO)0 1/10

相爱相杀+破镜重圆+失忆梗+ABO=狗血





0 1/10
      喻文州承认,当他从监控中转视频的屏幕上看到黄少天的脸的时候,他几乎忘了该要如何呼吸。那种感觉就像是濒死的鱼,在被打捞上来的前一秒努力吸了一口气,然后用它一生去憋住那口气。
      胸口闷闷的,很难受。但喻文州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感到欣喜。
      距离他最后一次拥抱黄少天已经过去了一年又两百零八天。
      思之如狂。

      黄少天和张佳乐并排站在红区入口前,入口往里是一片树林,黄少天踮起脚伸出脖子,试探性的往里面看去。
     阳光扑在树叶子上,一面白一面黑。树影斑驳,明暗交错,黄少天望不到尽头。
      树林只有这一个入口,入口很小,仅供一人通过。其余部分全都安上了电网,电网上每隔几米就有一个监控摄像头。
      张佳乐告诉他,喻文州现在可能正在监控对面看着。



      “喂,张佳乐。”黄少天把脚边的石子一个个的踢向树林,“凭什么啊!大家都是omega,你是以武器库监管人的身份卧进去的,我怎么就成了喻文州的私人助理呢?”说完还踢了张佳乐一脚。
      “艹,你踢我干嘛?”张佳乐扔掉手里的烟,揉了揉屁股,“要怪就怪老冯去!要不是你身子不好你现在已经被我打趴下了……”
      黄少天没听张佳乐说话,又自顾自的说起来:“哎,做警察就是要为人民服务啊!”他低下头,用手拨了拨刘海,试图把自己的脸遮住,“我说这个喻文州不会把我吃了吧?资料上说他可是个Alpha,要一个Omega去照顾Alpha的生活起居,老冯可真是做得出来。我现在就觉得这监控盯得我头皮发麻。”说完还象征性地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。
      听完黄少天说的话,张佳乐脸色蓦地沉了下去,“……不知道。”


      如果是别的Omega,张佳乐有把握喻文州不会动他们,但如果是黄少天,张佳乐还真的不能确定。
      说实话,张佳乐并不希望黄少天和喻文州重逢。虽然张佳乐在红区当了两年多的卧底,对局里发生的事情不太了解,但只是听别人说,他就能知晓喻文州到底对黄少天造成了多大的伤害。
      全身粉碎性骨折,昏迷半年,复健半年。失忆,一般记忆经张新杰引导一次就能恢复,但和喻文州有关的那八个月的记忆,张新杰引导了不下十次,连想起来一点的苗头都没有。
      人心只能容下一定程度的绝望,
      那黄少天该有多绝望?
      张佳乐了解黄少天,如果他的心再攥紧一点,他的绝望大概就要溢出来了。



TBC.


应该有700+吧……十分之一章!安排!